耽美百合乱磕,关注需谨慎ϵ( 'Θ' )϶

17/03/10

无意听到十多年前喜欢的歌,突然就流泪了。就像当时的情绪毫发无伤地穿过一扇门,咣地一声回到了我已经不再多愁善感的身体里。
茧被撕开了一个缝隙。

我记得那是夏天。
跟哥哥在没有大人的家里,一起认真地看。我记忆里第一部字幕组作品。不是网络,是用VCD。
卖光盘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在一个三四平米的小店里,密密麻麻堆的全是东洋货。游戏卡、电影、动漫。
拿着我哥给的地址,坐了几趟公交车,在鼓楼下转来转去。好不容易才找到那家店,但是年纪小,根本记不住他交代我买的光盘名字。老板用店里的电话跟他确认,现在想想好可爱的一件事啊,可当时真的在那个阴暗的小店里吓得手足无措。

我们看了《羊之歌》,我被林原惠和关智一迷惨了。
还知道了樱花灿烂是因为鲜血的缘故,姐弟之间的爱意向死而生。
后来还看了什么?好像是《新世纪福音战士》,记不清是在之前还是之后了。全是晦涩的剧情和生僻的词汇,加入了附近的教会,试图理解EVA里的宗教意味(特别中二病)。
那时候,日本漫画的单行本在中国几乎同步,我和他轮流买《棋魂》。直到今年,日网上出现了“神之一手”,我把新闻链接发给他。“第一手天元,SAI回来了。”我们同时大喊着哭起来,不过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名古屋。“可惜我们都等老了。”

少年时候真的很容易满足,脑袋里天马行空,没什么不敢做的。
后来变成了苍白无趣的大人,虽然也有好的一面,但更喜欢以前的自己。
在无数个天很热的日子,怀念着那些真正的夏天。

评论
热度(1)

© 大森林里的小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