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百合乱磕,关注需谨慎ϵ( 'Θ' )϶

18/10/11

怎么港呢,已经赌咒发誓,绝对绝对是最后一次去日本看演出了,两年去了四次真的要疯掉了(准备下次换个国家看乃团亚巡嘻嘻~

其实半出坑蛮久了。虽然是买了10张新单,直到现在还没拆开好好听一遍这种事情我会随便乱说?但本着既然中了票就绝不转卖原则,容忍了北海道贵气逼人的机票酒店通勤费,终于看到了一年不见愈发骚气的自担。

——出坑期间都发生了什么!


高慧已经公开到这个地步了吗!管好你们的胯和手OK?高先生你不要再顶他了喂ヽ(●-`Д´-)ノ

舞台换装是什么鬼!两个人在帘子里赤身裸体会不会互摸啊!(并不

那个菇真的太太太骚了,一个昏倒。一点点防备都没有的出坑人士真的被吓坏掉了。...

旭川的云很美 空气寒冷 有大片大片的绿色


坐在你喜欢的位置上 吃你喜欢的东西


也在深深的 想念你

WARNING

劝所有存活的桥飞党善待自己 跳过桥飞告别片段
真的
我艹 太戳心窝子了
上着班做着表
瞬间爆哭起来

我再也不真情实感饭西皮了
太伤了 伤到绝望
无法触碰的伤疤

18/03/16

最近有一个关于乐队的脑洞
应该是暗黑病娇向

对的显而易见
在出跳坑期间
喜欢上了一个
早在大学期间就被我哥卖过安利的乐队(反射弧太长了点)

我先简单记录一下,设定是一个没出道的地下乐队,
键盘手阿岛,美貌就还是依旧美貌了无需多言,比起地下乐队成员特有的气质,更像一个年轻绅士(hentai)。演出时永远内搭白衬衫+各种领结,笑容天真眼神清纯(你兔本兔),喝喝。当然一如既往的年下。
吉他手阿慧,因为这位哥最近脸太圆了我建议戴上面具遮一遮比较好,虽然没有性别认知障碍但总之自己头发也很长身材又纤细眼睛水汪汪(睡不醒)嘴唇很性感,不穿女装演出对得起观众吗(?),大概就是性别不明性格冷淡的奇怪成员。

好的。
欺骗观众的设定完...

谢谢索爹
感恩戴德

17/12/18

总有些东西会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

比如

休息日的暴雨狂风

十六岁的一支眼霜

过期三天的鱼子酱

渴望自由时的爱情


更为不幸的是 有些时候你会发现

虽然做好了准备

却什么都没发生

伪岛慧|真椰奶 / 恋爱被害申请

·R20

·OOC

·没内涵

·老梗新用

·女装攻天雷


伊野尾慧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片天花板。

雪白的,陌生的,普通到让人无端烦躁的天花板。


但心底隐约的烦躁在他扭过头的那一刻寂静下来。

一个人,或者应该说,一个非常、非常好看的人歪在床沿上,沉沉睡着。伊野尾默不作声地打量了一番,不禁想着凭这幅皮相可以再加一个非常。

然而,这样好看的人……

是谁来着?

感觉答案就在嘴边,脑袋里却一片空白。

手指瞬间抓紧了被子,指尖颤抖着,随后又被更加用力地按住不动。...


真情实感的磕cp
都是会遭报应的

By 20代过半回味本单位的过期糖果还是会蹲下号泣的本人

17/11/15

最精疲力竭的一场年假
从第一天开始的鸡飞狗跳 五点起床 卡着deadline冲上飞机 一路飞奔着去酒店check in 取票 去会场 躺到床上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之后的每天都奔命一样
各种突发情况
在飞机上爆掉的眼线笔染黑了整颗眼珠
海关被卡着盘问个不停
每天雷打不动的迷路30min+
差点错过新干线
剧院关门前才进场
坏掉三次只能不停尝试reset的Wi-Fi
每天要修理一遍锁扣的小旅行箱
地铁站被陌生男生诡异的打扰
一个人提着五十多斤的杂志和护肤品爬楼梯
走到脚趾流血 腿骨酸疼
对了 为了拿饭撒 为了周围空气的和谐
还要早起一个半小时化妆收拾头发
每天心里都狂奔过一万匹羊驼

但是一切痛苦都有回报
果然 就算再也没办法注视着少了...

岛慧 / 阳炎

OOC/未完结/不定期更新

“我想……我们还是分开吧。”

他用力吸了口气,低下头,轻轻按灭了手指间的火光。不轻不重的一句话随着口中的烟雾飘往天空,又渐渐消散。
身边的人停下了在半空中晃个不停的双腿,穿着白球鞋的脚交叠在一起,尽力向后缩去。

举在手里的水蓝色棒冰悄悄融化,水滴落在了地上。

阳光格外刺眼,偌大的公园里空无一人。夏蝉躲藏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里潮水般鼓噪不休。
伊野尾慧有些恍惚,愣愣的看着前方被热度扭曲了的空气。
真恼人啊,这声音。他想。

“可以吗?”
中岛裕翔低声询问,语气却并不像征求对方的意见。喉咙有些发干,空荡荡的手指蜷缩在一起,紧紧抓着长椅上的棱角。
“好。”他站起身,若无其事地掸了掸坐久了有些发皱的...

1 / 8

© 大森林里的小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