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百合乱磕,关注需谨慎ϵ( 'Θ' )϶

岛慧 / Life Unexpected (完)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从热海回到东京,日子像往常一样度过。
一个依然每天早上带着便当出门,晚上按时回家。一个尽心尽力料理家事,偶尔协助整理些材料。
伊野尾慧像是忘记了那个醉酒后的夜晚,中岛裕翔也未再提起。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粉饰太平。
偶尔,伊野尾会对着中岛的背影发呆,看着他眼下的泪痣发呆,盯着他转笔的手发呆。如果能掉入时间缝隙就好了,让世界停留在镰仓海边的那一天吧。最近科幻小说看多了的伊野尾慧想。
每个工作日的白天,中岛会抱着伊喵晒太阳。他一遍遍地揉搓着它,问它喜欢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慧酱在梦里哭泣。已经从流浪猫翻身当主人的伊喵通常不予理睬,被问烦了还会给他一耳光。

无视了伊野尾还停留在寒冬的心情,春天如期而至,河津樱的花蕾静静爬上枝桠。
采购归来的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始终保持着微妙的距离。中岛站定在一颗樱树下,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向天空。
伊野尾敏锐地发现身后的脚步声消失,回头就看见了中岛正凝视着枝头的樱花。用力提了提快滑下手指的塑料袋,看着他平静的侧脸,突然很想报复一下这个对自己的告白无动于衷的家伙,即使明明知道错不在对方,也咽不下心中的怨怼。“这样的景色,竟然就在这么没情调的街道度过了。”
中岛不解地看向他:“不可以在这里看樱花吗?”
“每个第一次都是弥足珍贵的嘛。春天赏樱这么浪漫的事,当然要跟可爱的女生分享才对了。”说着违心的话,伊野尾慧口气有些生硬。

“不,我觉得在这里就很好。跟慧酱看也很好。”中岛发现了伊野尾最近的态度有些冷淡,说话的语气跟以前不一样,也总是跟自己保持着距离感。“我不想跟别人一起看。”
伊野尾慧撇了撇嘴。对这个人总是这样无能为力,满腔怨气像撞上了棉花,不疼,但是心情郁结。看起来一幅什么都明白的样子,对自己那么温柔,实际上却什么都不懂。好气啊,都怪他。

“我明晚要出门。”伊野尾漫不经心地说。
“好的。是聚会吗?需不需要准备礼物?”
“是跟宏太,还有个女孩子。方便的话帮我准备一下吧。”
中岛停下了脚步。“女孩子吗?”
伊野尾也站定了,但是并没有回头看他。“嗯,宏太的同事,说是介绍给我认识。”
身后的中岛沉默了。虽然对其中意味并不是很清楚,但感觉有些不快。
“走吧。”伊野尾迈步向前,却被拉住了胳膊。
中岛把袋子放在地上,低下头看着伊野尾的眼睛,“为什么……突然要认识女孩子?”
伊野尾面对着他,勾起了嘴角,“相亲啊,还能为什么。”
“为什么要相亲?”手不经意地施力,握紧了对方的手臂。
“为了结婚。”
中岛一瞬间失去了力量,松开了桎梏着伊野尾的手。他后退一步,脸上交集着困惑和难以置信,怔怔地看着对面的人,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伊野尾看着有些失常的中岛,不声不响地转身向前走去,露出了个小恶魔般的微笑。


中岛站在厨房里,静静地搅拌着面糊。给女孩子的见面礼物,曲奇应该就可以吧。
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视线有些模糊,脑海里的噪音挥之不去,逼得自己无法继续手里的工作。
铛——

伊野尾闻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中岛呆看着洒在地上的面糊。“怎么了吗?”
中岛一瞬间清醒过来,马上蹲下去,半跪在地上用手把渐次渗开的污迹聚拢,扔进垃圾箱。“对不起,我马上重新做。”
“时间来不及了,我先走了。路上买束花吧。”伊野尾看了看表,自顾自地走向玄关。
中岛跟了过去,看着他穿上风衣。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中岛推开尚未闭合的门,看着电梯门合上,胸口像被挤了一下。他用力眨了眨眼,站在门口的脚步退了回去。

中岛躺在客厅的地板上,没有像往常一样站在窗前目送伊野尾的背影。
去相亲……啊……
未来的伊野尾慧……会对着陌生的女孩子温柔地笑,会得到亲朋好友的调侃和祝福。他们会走进教堂,结合成一个家庭。他们会朝夕相处,会诞育自己的儿女,她会给他洗衣做饭,他会为她努力工作。
自己呢?
不被需要的自己呢?
大概是回到研究所吧,被送到下一个需要的人那里。
连回忆,也是不被需要的吧。
会被清除。
会忘记跟伊野尾慧相处的每一天。
好的,坏的,快乐的,悲伤的,全部遗忘。

不想这样。
不要忘记。
不要离开。
想被需要,想被依赖。
…………
也需要着他,依赖着他。
不想让他离开。
一直在一起,不可以吗?
不结婚,不可以吗?

心口再一次被棉花塞住,心脏失速,激烈地敲打着胸膛。
脑海里的噪音逼的人发狂。
中岛痛苦地蜷缩起身体,双手用力地抓住头发。

这种心情……
不甘、怨恨、迷茫。
明明,之前很快乐。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从哪时开始不对劲的……

中岛的大脑里快速闪过一幅幅画面。
初见的他。温柔的他。对自己耐心教导的他。
大笑的他。撒娇的他。在超市里壁咚自己的他。
眼睛里发光的他,深夜疲倦着的他。
绝望的他,寂寞的他,哭泣的他。
对自己说喜欢的……他……
脑海里,心脏里,都是那个人。
伊野尾慧。

“喜欢……”
“喜欢你……”
“我也……喜欢的……”

那些出格的想法,那些突然的心情,那些梗在喉咙的话语,全部都在告白着相同的话。
沉沉压在心口的阴霾一扫而空,鼻腔感到一阵酸楚,有什么东西打湿了手背。
“所以……别走……”


伊野尾慧回来的时候,门口静悄悄的,没有了往常的温暖气息。
他脱掉风衣,在黑暗里摸索着开关。
啪。
光明充满了小小的房间。中岛抱着膝盖,深深地埋下头,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伊野尾看着这样失常的中岛,脑袋嗡的一声,身体下意识地扑了过去,抱住了中岛蜷缩的身体。
“裕翔?!裕翔?!”
半晌没有动静。伊野尾急得六神无主,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了?说话啊!”他用力晃着中岛,试图唤起对方的回应。

中岛缓缓睁开眼,如梦方醒。
他抬头看着一脸担心的伊野尾,仔仔细细地打量他,如同初次见面一样。
伊野尾被吓坏了。难道是机器重启、忘记自己了?他跌坐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努力控制声音不要颤抖,他小心翼翼地提问,“裕翔……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中岛沉默着。
“慧酱。”
伊野尾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爬起来狠狠捶了他一拳,“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失忆了。”
“慧酱。”一只手以难以察觉的轻微力量拉住了他的裤脚。
伊野尾回头,对上的是中岛有些躲闪的上目线。
“今天……怎么样?相亲……”中岛的声音有些干涩。
“唔,就那样啦。”伊野尾模棱两可的回应。
“那……你会跟她结婚吗?会组建新的家庭吗?会……不再需要我吗……”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头也垂到了膝盖上。
伊野尾被一连串的发问震撼的说不出话。这是什么意思?是怕我结婚?不想跟我分开吗?难以名状的情绪冒出了头,伊野尾睁大了眼睛,蹲下来看着中岛。
“裕翔,我不能孤单一生。”伊野尾试探着。
“所以……我已经说了啊……我不会离开你的……”中岛闷声回应,像个执拗的小孩子,不肯抬头。
伊野尾坐在了中岛身边。“那不一样的。朋友当然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但那是友情,与幸福无关。”
中岛突然翻身,跪坐在伊野尾的对面,身子前倾,直视他的眼睛。

“我喜欢你。”
怦。
“我不想离开你。”
怦怦。
“不要跟别人走。”
怦怦怦。
伊野尾慧难以置信地回望着他,手悄悄攥着衬衫,汗水打湿了衣角。
“你又没恋爱过,怎么知道什么是喜欢?”
“我感觉到了。”
“什么感觉?”
“这里。”中岛轻轻掰开对方紧握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左胸口,“想到你要跟别人一起离开,这里很疼。但是只要看到你,就温暖起来了。”
“想保护你,陪伴你,照顾你,让你一辈子不需要结婚。我猜,我是喜欢你的。”

伊野尾慧颤抖地用另一只手捂住嘴,眼泪一颗颗地砸了下来。
“对不起,当时没有立刻回应你。你一定痛苦了很久吧。”中岛凝视着他,漆黑的眼眸里流露出他从未见过的爱意。“是我不好,我还不够了解人类的心情。”
伊野尾拼命摇头,却说不出一句话。
中岛裕翔抱住了他单薄的身体,用尽全力思考短暂生命里最真诚的告白。“你的过去,我没有机会参加。但是未来,可以给我留一席之地吗?”
回答他的是伊野尾哽咽的声音。“不要。”
中岛僵住了身体。
“没有什么一席之地。”
“因为未来里全部都是你。”


这个世界有72亿人类,和无穷无尽的机器人。
这个星球走过了64亿年,有着5亿平方千米的土地和海洋。
在这样微乎其微的、近乎奇迹的概率里,相遇了。
但是裕翔,你比奇迹还要珍贵。

伊野尾没有说出口。
这句话,要用余生告诉他。

————E N D————


因为岛慧太甜了,越写越爱,丧心病狂地把大纲里有点虐的三分之一都删掉了,所以情节稍有仓促╭(╯ε╰)╮有些准备的梗和伏笔没用完,等有空写在番外里~
大体是不打算开车,毕竟裕翔机器人设定这个这个……这不是希望号这是雪国列车啊会累死爷爷的。
感谢好友阿珉一直的支持和鼓励,感谢愿意看完的每个小天使💙💙
再见!

评论(27)
热度(59)

© 大森林里的小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