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百合乱磕,关注需谨慎ϵ( 'Θ' )϶

岛慧 / 三十题(完)

28、云上的日子
 
伊野尾慧托着下巴,眼睛低垂,无精打采。窗外有密密麻麻的写字楼,窗上是密密麻麻的水滴。
“讨厌……又下雨了。好烦。”
桌上的手机微微震了一下。“你又作法了?雨男。”
“烦死了你。闭嘴。“
“*U$%^@*(^#%”
“……干嘛。”
“早点溜嘛,有惊喜哦。楼下见。”
 
伊野尾慧悄悄扭头,极力向走廊瞥去。果然,一个挺拔的身影一闪而过。他低下头进行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脑袋里正义的天使被坏笑的恶魔打翻在地。伊野尾环顾四周,提防着散落在办公室角落的同事们,一双手飞快地在桌下收拾好了背包。他尽可能的隐藏着存在感,一脸淡定向门口走去。
 
紧急通道的门口,一柄熟悉的雨伞静静等候着。伊野尾慧一头撞了进去,撑伞的人什么也没说,轻轻揽住了他。“上周做了一个乌冬店的专题,去尝尝吧。味道还不错呢。”中岛裕翔低声说着,把伞往对方的方向靠了靠。
伊野尾只是抬起头,看着那双深邃的黑瞳,‪一时‬忘了要说些什么。他拍了拍中岛肩膀上的水珠,把他耷下来了的刘海儿撇到脑门另一边。睫毛上也沾了雨滴一样,潮乎乎的一片,忽闪忽闪的,挠在伊野尾的心坎上。
“裕翔……好喜欢你啊。”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自己也涨红了脸。
中岛轻轻笑了起来,牵住他的手。天蓝色的雨伞下,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并肩走了出去。

雨不急不缓的下着,整个世界渐次寂静。


29、秋刀鱼之味
 
每天经过那幢红房子时,兔子总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屋顶上的猫。
它是那么迷人,它不需要奔波求生,它总躺在那么高的地方。不管自己再努力,也长不到那个高度吧。兔子远远的看了一会儿,扭头奔向一大片白色蕾丝花——下面的野胡萝卜。
 
暮秋的午后。兔子想着怎么能让冬天不那么难熬,突然,一声绵长的猫叫打断了他的思考。
虎斑猫优雅的站在围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它。
“喂。长耳朵的。”
兔子茫然的抬起头。
“就是你。为什么每天偷看我?”
“……对不起。”
 
猫轻盈一跃,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兔子面前,尖牙一龇,拽着兔子的大耳朵就跑。一脸懵逼的兔子连痛都忘了喊,跌跌撞撞的跟着猫跑向了森林。
墙头的枝桠微微晃动,微风扭曲了几缕阳光。柔软的草地让这场莫名其妙的私奔格外安静。
 
猫在草丛里尽情狂奔着,兔子跟在它身侧,跑得呼哧带喘,上气不接下气。“你、你为什么、要逃跑?”
猫眯了眯眼,轻松的跳过一块大石头。“对你一见钟情。”
“别开玩笑!我认真的。”兔子倔脾气发作,一个急刹车停在了猫的面前,强迫它停了下来。小脑袋往前一顶,飞驰的猫被按在了草地上。“为什么要离开家!明明那么幸福,就算冬天也可以吃到秋刀鱼。为什么?”
 
虎斑猫仰面朝天地挣扎了两下,很快放弃了。“你不懂。这个世界上,还有比秋刀鱼更重要的东西。”
“那是什么?”
“比如自由,比如爱情。”


30、代书屋物语
 
“唐突叨扰,十分抱歉……从朋友处听闻先生经营代书屋。在下才疏学浅,如果可以的话,想拜托您为我代笔一封信函。”
老旧的录音机播放着磁带,不时传出沙沙的噪音。葱荑玉手轻轻叩着桌面,不时提笔记录。
“……我们曾经度过了非常美好的时光,尽管结局如此。想向他致歉……没有守护好这份感情,我难辞其咎。”
一滴汗水随着暑热滑入墨色浴衣,白皙的皮肤微微透出粉色。青年随手抓了几乎及肩的头发,胡乱扎起。
“……另外,也想道谢。感谢他虽已心不在此,仍忍耐了我数月之久。感谢他给我留下了宝贵的回忆,那是无可替代的。”
桌下的长腿盘在一起,青年躺倒在了地板上。午后熏风滑过窗棂,晴天娃娃笑眯眯的歪起了脑袋。
“我由衷的希望他能更加幸福的生活,即使这幸福不是我所给予……烦请先生代将此信寄往他处……”
 
木屐磕在石阶上咔咔作响,青年不疾不徐地走着,两封信件藏在宽大的袖子里摇摇晃晃。
他核对了一遍代寄地址,确认无误后丢进了邮筒。迟疑了一会儿,掏出了另一封。
请款单的下方加了一行小字。“客人所述之事,还有诸多细节想请教。如果可以的话,请择日至寒舍一叙。”
 
背了个简单的单肩包,中岛裕翔从略显破旧的车站走了出来。单身后的第一个假期,意外得到了代书屋主人的邀约,中岛决定顺便在这个有些偏僻的小镇住上三两天。
按着请款单背面手绘的地图,很快走到了目的地,门口誊刻姓氏的字迹与信件落款一模一样。中岛一边默念着这个不常见的名字,一边按响了门铃。
围墙低矮,挡不住中岛的目光。庭院里郁郁葱葱,修剪得体的花木高低错落,水琴窟叮咚作响,惊鹿上站着一只深蓝色喜鹊,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注视着穿着白衬衣的男人。
 
脚步声逐渐接近,明障子隐约透出了婀娜人影。半扇门被轻轻拉开,伊野尾慧低头走出来。一个站在廊下,一个站在门前,透过爬满藤蔓的篱笆无声对视。
不知道为什么,中岛对初次见面的青年并不感到陌生,反而像熟稔多年一般。
“请问,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中岛犹豫着出声询问。
“我也是这样觉得。”伊野尾穿过庭院,打开门闩。他侧身而立,把中岛让了进去。
“伊野尾先生,初次见面……”中岛裕翔把背包抱在怀里,微微弯腰行礼。
伊野尾慧伸手接了过去,笑得一脸轻松。“既然像旧相识,就不必生分了吧。”
“那……”
“好久不见。”
 
 



勉强在5月结束这个害人害己的坑
确实不怎么样凑合看吧再也不敢搞什么脑洞三十题了

评论(7)
热度(13)

© 大森林里的小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