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百合乱磕,关注需谨慎ϵ( 'Θ' )϶

岛慧 / Life Unexpected (11)

大厅里一片热闹,辛苦工作一年的全组人围在一起。
“希望明年我们段的收视率再上三个……不、五个点!干杯!”
“干杯——”
伊野尾慧精神十足地仰头灌下半杯啤酒,似乎昨晚那个脆弱得不堪一击的是自己的同胞兄弟。他回头看了一眼被缠得动弹不得的中岛,捂着嘴笑了起来。
中岛温和的长相和声音对小孩子有着异乎寻常的吸引力,摄像师入山的妻子刚好回娘家,不得已把两个还没上幼稚园的女儿带了出来。一路上还算安分的豆丁们在忘年会开始后,迅速发现了这个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帅气哥哥,像牛皮糖一样地粘了上来。入山正跟同事聊得热火朝天,完全没发现孩子已经跑到了别人怀里。
“哥哥!抱抱我!”
“哥哥!我要吃那个,啊——”
“我也要!”
虽然对家政得心应手,但同时被两个孩子挂在身上,中岛还是手忙脚乱了。求助的目光飘到远处闹成一团的地方,却只得到伊野尾比划的大拇指。他叹了口气,把两个女孩子扯着自己衣服的小手轻轻拉下来。
“我知道了,你们乖乖坐好,一个个告诉我要吃什么。”

伊野尾被几个同事围住,闹着要敬A台传说中的“高岭之花”一杯,感谢他数年来守身如玉,才能吸引其他部门可爱的女同事没事就过来串门。
“伊野尾啊,话虽如此,你私下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吗?今年都27了,不行啊你这样!”戴着眼镜、平时文质彬彬的编导加濑几杯下肚,开始对着伊野尾絮叨。
“加濑桑,你就别笑我了……每天带着资料去约会的话会被女孩子揍的吧。”伊野尾喝下递过来的酒,顺手帮几个人斟满酒杯,只想赶快结束这个尴尬的话题。
“切,看你每天带便当上班还以为已经……那喜欢的人呢,总有个目标之类的吧!”
伊野尾愣了愣,随后轻轻笑了起来,并没有回答。
“果然啊你小子!有情况啊!”几个人激动地把脑袋凑成一圈,“快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连我们伊野尾都把不到手的妹子啊!”
伊野尾抿了口酒,歪了歪脑袋:“我也说不好啊……可能是一见钟情,又好像是日久生情。总之还早得很呢,我可没什么信心。”
“你这家伙也太敷衍了吧!说了跟没说一样嘛!罚酒罚酒……”

历经一片兵荒马乱,两个小姑娘总算吃饱喝足,又绕着中岛一阵追逐,终于在体力耗尽后,打着饱嗝歪在角落里睡着。中岛向喝得正嗨的入山打了招呼,背一个抱一个,把孩子带回了房。
中岛返回大厅时,离忘年会开始已经过去了两个半小时,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酒味。
酒量不好的人已经东倒西歪地躺在了地上,稍微清醒点的正围成一圈手舞足蹈。中岛站在门口,寻找着伊野尾的身影。
啊,在那里。
伊野尾已经被灌下了不少酒,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他喝得浑身燥热,解开了三颗扣子,大敞着衬衫领口,跟同样喝得神魂颠倒的川本勾肩搭背,跳着奇怪的自创交谊舞。
两个人十指相扣,乱七八糟的相互拉扯着,脑袋靠得越来越近。
就在伊野尾的下巴马上要搭上川本肩膀的一刻,一股巨大的力量拎着他的后脖领,把他扯向反方向。他努力睁开已经模糊的眼睛,看到的是中岛裕翔面无表情的脸。
“你喝醉了,我带你回去。”还没等到回复,中岛已经把对方架起来,带出了大厅。缺少支撑后滑倒在地的川本还在嘟嘟囔囔着前辈的名字,再抬头时发现眼前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打开房门,伊野尾被轻轻放到墙边坐倒。他神智不清地踢着腿要酒,却被中岛捏着下巴快速地灌下一杯温水。来不及吞咽的水顺着嘴角流进了衬衫,伊野尾难受地扯着衣服。
中岛一声不吭地铺好被褥,回头看见已经把自己扒个精光的伊野尾躺在墙角正要睡去。不情不愿地走到他身边,双手用力,把醉鬼先生抱进了被窝。
他看着伊野尾陷在枕头里的绯红脸颊出神。
这几天不光是伊野尾,连自己也变得奇怪了。总有什么要从胸膛里破土而出,但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为什么产生。

刚刚看到伊野尾跟别人勾在一起的时候,眼里的画面突然变得扭曲,脑海里瞬间暴起振聋发聩的噪音,让他无法自控地冲了过去。冷静下来后,他才觉得自己的动作过于粗鲁,也没来得及向大家打招呼,就自顾自地带走了伊野尾。这不是一个机器人应该有的行为,也完全不像平常的自己会做出的事。
所以说,究竟是为什么呢。他关上灯,抱着腿坐在伊野尾的身边,陷入了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伊野尾捂着脑袋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中岛赶紧扶他坐了起来,“头晕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点水?”
伊野尾摇了摇头,一言不发。
他知道自己喝多了。都怪那群家伙一直追问个不停,让他好不容易隐藏起来的情绪又一次失控了。本来已经决定,今天要恢复成平时的伊野尾慧的。

站在镰仓的海边,被前所未有的寂寞感笼罩的时候,突然回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情。
小时候因为略显古怪的行为被亲戚们当作怪胎,回家纷纷警告自己的小孩不许跟伊野尾玩。到了上学的年纪,因为认生的性格没有第一时间跟大家打成一片,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孤立了,连欺凌也变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好不容易熬到高中毕业,告别了对自己不冷不热、更谈不上宠爱的父母,从家里搬了出来,每天奔波在教室和打工的便利店之间,以致于四年大学下来也没有要好的同学。上班以后,除了意外在酒吧结识的薮和同校学弟川本,朋友圈依然空空如也。
直到中岛裕翔的到来。

像是一颗从天而降的石子,打破了湖心的平静。虽然只是噗通一声,但接连不断的涟漪是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的。
在察觉之前,自己就已经悄悄沉醉在对方无懈可击的温柔里了,连枯燥的生活都变得值得期待了。
永远充满体贴,全心全意的信任,即使偶尔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也会被纵容。
而且,他正在一点一滴的努力地去触碰这个世界。表情逐渐生动,性格饱满了,每一天每一天,都会发现多一点的中岛裕翔。而每一个发现,都让自己着迷。

他是一道来自地平线的光,照亮了困住他的森林。迷雾消散,猛兽奔逃,他对着沉睡的他,伸出了手。

救救我。


中岛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伊野尾,想去打开床头灯,却迎面撞上了一个胸膛。
“裕翔……别走……不要走……”怀里的人微微的发着抖,声音有着浓浓的不安。
中岛摸了摸他睡乱了的头发。“我不走,我只是开个灯。”
伊野尾依然没有撒手的意思。
中岛叹了口气,任由他抱着自己。
“喜欢……”
“嗯?”
“喜欢裕翔……我……”声音越来越小,伊野尾轻轻放开了手,把头埋进被子里,不敢直视他。

说出来了。
跟裕翔告白了。
他一定不会接受吧。
怎么办……会被讨厌吗?


“喜欢……那是什么意思?”
“不……没什么特别的……我先睡了。”

中岛给自己铺好被褥,把伊野尾散落一地的衣服收拾干净。他站在窗前,思索着伊野尾话里的意思。
喜欢?
他不明白,为什么要特意对自己说这个。
借着月光,他回头看向已经熟睡的伊野尾。
啊,他哭了。

中岛突然感到什么地方一阵抽动。不受控制地走到他身边,擦干了那张带着泪痕的脸。
别哭,不要哭。
世界上最糟糕的事,莫过于你的悲伤。

———————

下章就完了
没开车哈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23)

© 大森林里的小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