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百合乱磕,关注需谨慎ϵ( 'Θ' )϶

岛慧 / Life Unexpected (10)

中岛说完,再也不敢直面伊野尾讶异的视线。似乎在刚刚的一句话里,用尽了全部勇气。
两人就这样站在海岸边,一时无言。
海潮翻腾,一波又一波地拍打着礁石。
中岛慢慢松开了抓住伊野尾的手。

在这一瞬间,肩膀被伊野尾扶住。
“你在说什么啊,裕翔。”
中岛恨不得自己立刻化成海水,消失在浪花里。
“现在不就是我的朋友吗?”
没有了平日里的轻飘飘,伊野尾安定的声音冲击着中岛平稳跳动的心脏。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这件事情都不会改变的。”
伊野尾向前靠近了一步,上目线死死的盯着他。中岛张了张口,想给予对方回复,喉咙却像被什么东西塞住一样,所有的思绪梗在了胸口,冲撞得大脑一片空白。
“好啦,真的要回去了,否则会挨骂。”伊野尾轻轻拉了中岛一把,中岛自觉地跟了上去。
伊野尾渐渐加速,拉着中岛的手,两个人一起沿着岸边奔跑了起来。

潮声与风声渐渐淡去,耳畔只有伊野尾的呼吸。
天与海慢慢消失,眼前是他瘦弱又坚定的背影。
左胸腔那颗稳定在每分钟跳动60次的心脏,好像停顿了一秒,马上被一只温柔的手包裹住了。
这种心情还是第一次。
心里很温暖,心跳悄悄加速。

到了集合地点,伊野尾果然被一顿念叨。中岛自认责任重大,想过去道歉,却被他一把推回了车里。
偶尔,力气也很大嘛。中岛头抵着车窗,看着外面的伊野尾拼命陪笑脸认错,并且坚决保证再不迟到。

“我的天,可算结束了……水水水!”伊野尾一脸虚脱地摔进座椅,中岛赶紧递上一杯热茶,帮他摘掉了帽子和围巾。
“对不起,是我害你挨骂了。”中岛内疚地道歉。
“说什么呢,笨蛋。”伊野尾捶了他肩膀一下,软绵绵的没有任何力量。“晚饭前就可以到热海啦!哎呀辛苦工作一年终于蹭到个温泉旅行~开心!”
中岛歪着头看着这个兴高采烈的人,眼尾也跟着弯了起来。
抵达旅馆的时候,伊野尾再次睡得人事不省。川本把房间钥匙递给了中岛,“前辈就拜托你啦,我先进去了!”中岛点头道谢,看看歪倒在座位上的人,把包背上了后背。小心地确认了其他人已经被带上楼,弯腰轻轻抱起他。


伊野尾在黑暗中醒来。他翻身坐起,心底在一瞬间慌乱起来,动作呆滞了几秒钟,思考自己身处何地。
听见他起床的声音,外室的中岛推开了纸拉门,把脑袋伸了进来。“慧酱醒了?”
伊野尾转头,满室的昏暗被门缝中漏进来的暖黄色灯光打破。虽然只能看到中岛的影子,但也让正在迷糊的他感到了安心。
“裕翔抱我进来的吗?怎么刚刚不叫醒我呀。”伊野尾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发红的耳廓被蓬松的头发藏的严严实实。
“看你很累的样子……果然还是下午走得太远了吧。起床休息一下,我去让老板娘送晚餐来。”中岛走到床头蹲下,打开了床头灯。
伊野尾站起来伸个懒腰,看着中岛贤妻一样跪在榻榻米上有条不紊地收拾床铺,叠整齐后放进了壁柜。
“话说今天晚上竟然不聚餐吗?”伊野尾抓了抓睡得皱皱巴巴的衬衣。就这样被轻易放过,不太像那群家伙的作风啊。
“嗯,说是今晚和明天白天都是自由活动,明晚才是聚会。”中岛把川本刚刚敲门告诉他的话复述了一遍。
“啊……又是一场鏖战啊。趁还活着赶紧享受一下吧~”伊野尾非常清楚,明晚绝对是不死不休。往常在都内的忘年会是全员出动,女孩子也多,所以多少还是克制着。这次难得小组单独出游,惨烈程度已经可以预见。

用完晚餐已经快十点了。
伊野尾站在窗前,对着外面星星点点的灯光发呆。大海在夜晚中变成了深沉的黑色,像即将吞噬一切的怪兽。伸手把窗子推开个缝隙,冰凉的海风吹了进来,却让无端阴郁的心情变得更寂寞了。
小臂突然一片温热。低头看去,中岛骨节分明的手端着一杯热茶。他对中岛笑着道谢,不知道是为了茶水,还是感谢他赶走了难堪的寂寥。

“这会儿温泉里大概没什么人了,裕翔可以一起去吗?”伊野尾的尾音里不小心带了一丝乞求的味道。唯独在今天,他完全不想独处。
中岛发现了伊野尾跟平常不太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虽然感受不到伊野尾话里情绪,但他觉得今天需要多陪陪他才行,于是轻轻点了点头。
伊野尾在心里松了口气,情绪稍微高了一些,走进了洗手间。旅馆提供的浴衣是不分男女款的和式,颜色一深一浅。伊野尾拎出一件浅蓝的,系上了腰带,顺手抄起洗手台上的皮筋。
有些长的发尾被绑起来,露出了平常少见的白嫩后颈。穿着性别不明的浴衣,走路的步伐也变得小了许多,乍一看就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中岛回头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光景。

他在半秒钟内飞速地挪开了视线,绕开伊野尾走了进去,穿上深蓝色的浴衣。伊野尾贴了过来,痴汉般盯着他一个劲地念叨“裕翔连浴衣都穿得好有气质等回去给你买全套袴新年参拜一定超帅……”中岛吓得往后急退,咣的一声,头撞到了墙上。
伊野尾立马住口,瞬间变成了乖小孩,一边道歉,一边拉着中岛向浴场走去。
中岛看着今天第二次拉在一起的两只手,后知后觉地发现后脑勺很疼。

接近午夜的浴场果然空无一人。伊野尾飞快地扒下浴衣,拿着小木盆开始冲洗身体。中岛把浴衣叠好,看着伊野尾单薄白嫩的背影,感觉有些尴尬。虽然已经相处了几个月,但是赤裸相见还是第一次。中岛略一犹豫,走到过道另一侧的淋浴坐下,学着伊野尾的样子,往身上撒下一盆水,慢吞吞的揉搓着头发。
“裕翔好慢啊,我先进去了哦!”伊野尾的声音在空旷的浴场里回荡着,显得有些失真。
“嗯……好的。”虽然机器人身上并不会产生任何污垢,但中岛还是继续擦洗着身体,直到听见伊野尾进入温泉的声音后,才站了起来。

伊野尾趴在温泉边缘的石头上,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今天的自己不太对劲。
可能是面对大海,身为人类总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苍白,平日里心中按耐的情绪悄无声息地溢了出来。在镰仓是,在热海也是。悲伤,寂寞,空虚,无力,平日里一贯理性派的伊野尾发现自己无法控制地变回了少年时那个脆弱的孩子,摇摇欲坠的心似乎已经到了深渊边缘。

“裕翔……”他带着浓重的鼻音呼唤着。
“嗯?”中岛坐在池子的另一端,回头看着他。
“可以不要离开我吗?不要象别人一样,在不需要的时候,把我当垃圾一样的撇开……”伊野尾的头深深埋入臂弯。
“慧酱,谁这样对待你了?”心里一阵突如其来的抽动。哗啦一声,中岛从水里站了起来。
“说了是别人……不要问这么多……”伊野尾还是不敢抬头,像个小孩子一样逃避着。似乎只要闭着眼睛,就可以不受伤害。
“我不是别人,我会陪在你身边。”一只散发着热气的手凑近了伊野尾的脸颊,帮他擦去了脸上的水滴。“怎么哭了呢。”
“烦死了,明明是水蒸气。”伊野尾不甘心地推开那只手,背过身子就要上岸。
长长的手臂毫无征兆地伸了过来,从背后牢牢地揽住了他。
“我会保护你,不让你难过,不让你痛苦,不离开你。”中岛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像是某种咒语一般,发出了光芒。

叮——
什么东西落进了水中。

——————————

还两章完结💙💙

评论(6)
热度(20)

© 大森林里的小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