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百合乱磕,关注需谨慎ϵ( 'Θ' )϶

岛慧 / Life Unexpected (9)

突如其来的降雪慢慢融化,气温逐渐回升。冬季的阳光让人变得懒散,睁眼也变成了浪费体力的事情。
手机不合时宜地振了起来。被炉桌下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胡乱在地上摸着,怎么也找不到那个扰人清梦的东西。
中岛默默从桌子另一边站了起来,把地上的手机捡起,塞进那只挥舞着的手。
蘑菇头呼地一下钻了出来,冲他眯着眼睛笑了一下,算是感谢,中岛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喂喂?川本啊……”
“欸、外景?在哪里啊?唔,大冬天的,不想去呐……”
“……真的?你确定?你这家伙,果然没白招待你!谢啦谢啦!拜拜~”

伊野尾慧激动地把手机扔到地板上,整个人从被子里窜了出来,扑到了中岛身边。
“裕翔!下周末要去镰仓做外景采访呢!”
中岛停下翻书的手,回头看着这个声音都拔高了的家伙:“不是说最近都不想外出的吗?还这么开心啊。”
“川本那家伙啊、上次你果然没白喂他那么多好吃的!多亏了他跟组长建议,说是快到新年了,不如让大家带上家属,顺道去热海放松一下!”
“欸?”
“我们一起去啦!公费旅游嘛!”
中岛从暖炉桌钻了出来,用力圈起了双腿:“可是,我有点担心……”
伊野尾瞬间就明白了他的忧虑,拍拍他的膝盖:“没事的没事的,只要我不说、川本不说,没人会发现你的秘密的!不管怎么看裕翔都跟大家没区别啊~”他看到中岛还是有些犹豫,又往他身边蹭了蹭,压低了声音诱惑着,“最近天气不错呢,陪我一起去吧。去海边又有温泉,如果身边没有裕翔的话就太可惜了……”
中岛禁不住他带着重重鼻音的撒娇,赶紧伸手推开蘑菇头:“好了我知道了……你快别贴着我了……”
“哎嘿嘿嘿~那就这样决定啦!我给川本发Mail~”伊野尾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开心地去捞手机。发完邮件,他想了想,又给薮打了个电话。

“喂喂宏太?那个啊,下周末我要出门,大概五天……我家猫只好……他当然跟我一起去了……光?你们不是两间屋子吗,别让他见到猫就好了……好啦就这样!挂了挂了!”伊野尾满脸心机地挂断了电话,无视了电话对面隐约传来了咆哮和告饶。
中岛的下巴抵在膝盖上,心理开始动摇:“薮桑那里不太方便吗?我还是留在家里比较好吧……”
伊野尾霸气地拍下桌子,带着凶恶的小表情一仰头喝光了手里的茶:“没事!已经说好了,你安心跟我走就好!”把茶杯塞到中岛的手里,他开心地滚到一边揉醒被太阳晒得正爽的伊喵。
中岛走到这个傲娇身边,蹲下身子用拇指擦干净他嘴角的茶渍,顺势躺倒在地板上,眼睛眯了起来。

现在的心情……快乐?嗯,快乐……吧。
为什么?
为什么……
果然,还是想不明白。
中岛闭上眼睛。

“呐~裕翔~”不知道过了多久,软绵绵的嗓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中岛挪开了搭在眼睛上的手臂。
“怎么了?”
伊野尾缩成小小的一团蹲在中岛旁边,伊喵端坐在伊野尾旁边,一大一小两只猫委屈地看着他。
“肚~子~饿~”
“喵~!”
“要~吃~饭~”
“喵喵!!”
“我马上去……”中岛被迫停止了漫长的放空状态,翻身爬起来,扯了扯有些皱巴巴的T恤,认命地走进厨房系上围裙。
还是喂饱眼前的两只比较重要。想不明白的事,就先算了吧。
反正早晚会想通的。


前往镰仓的保姆车上,中岛裕翔好奇的观察着窗外的风景。对于从未出过远门的他而言,书本上描写的森林、大海、寺庙、高塔,都只是冷冰冰的文字。当这些展现在眼前时,它们的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的生机勃勃又饱含趣味。中岛贪婪地汲取着这些自然和历史给予人类的美好馈赠。
伊野尾坐在他身边的位置,脖子上挂了个小枕头,睡得天昏地暗,中岛时不时要伸手把他歪倒的身子拉回来,顺便把滑掉到地上的毯子捡起来盖上。

“伊野尾桑!马上要到取景地了,请准备。”前面的staff的声音传来,中岛赶紧摇醒了还在睡梦的主播先生。
“啊……好的!”伊野尾揉揉眼睛,把枕头拆了下来。稍微抓了抓头发,又从外套里掏出润唇膏补了一层。
“裕翔,看下我还有没有问题。”
中岛把视线从窗外转回,看到的就是伊野尾亮晶晶的嘴唇和迷茫的大眼睛。他顿时有些语塞,结结巴巴地问,“欸?什么问题?”
“哈哈哈哈看看我的头发和衣服乱不乱呀!”伊野尾看着不知所措的中岛乐不可支。果然,一出远门比平时发现了更多的裕翔呢。看来以后要多创造机会!伊野尾给机智的自己比了个小树杈。
“哦哦……”中岛又伸手帮他正了正领口,把耳朵上方的头发捋到了耳后。“可以了。”
车缓缓停下,伊野尾拽着中岛一起下车,让他去了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休息,自己则站在相模湾的码头上和工作人员一起做着拍摄前的准备。

中岛沿着海岸线慢慢行走。
鼻尖传来了腥咸的气味,耳朵里是接连不断的潮声。
他走向滩涂,踩在潮湿的沙土上,出神地看着一波又一波的海浪冲向岸边。
弯下腰,把手贴在地上,感受着新鲜的触感。
过了一会儿,他趁着浪潮汹涌,掬起一汪海水,小心地双手捧起,像抱着什么宝贝。

水是生命的必需品,海洋是生命的源头。那么自己是怎样诞生,又是为何诞生的呢。如果也是从海水而来就好了,那样就和慧酱、和真正的人类一样了。
不知为什么,中岛心里有了淡淡的羡慕和渴望。
他摇了摇头,努力打消自己奇怪的念头。把手中的海水轻轻撒回大海,回头发现自己已经走得太远,连码头的影子都看不见了,赶紧向来时的方向回去。

走到近处,看见摄影师已经开始拆机器。中岛悄悄为没看到伊野尾主持的样子叹了口气,对方一眼就看到了他,放下麦开心地小跑过来。
“裕翔去哪里了呀!都不等我结束了一起去!”伊野尾嘴里抱怨着,心里却很高兴。
“唔,对不起……”中岛挠了挠后脑勺,“你工作结束了吗?那边风景还不错,要不要去看看。”
伊野尾笑得更灿烂了,扭头跟川本打了个招呼,就拉着中岛向远处跑去。

虽然已经是12月,意外的是初雪过后气温回升,海边并不寒冷,在太阳照射下反而暖融融的,正是小春日和。
海边的两人并肩而行,穿着黑色大衣的青年戴了顶毛线帽子,厚厚的围巾遮住了秀气的面容,不时说几句俏皮话逗得自己开怀大笑。棕色外套的挺拔男人安静地走在他旁边,认真地侧首倾听,深邃的眼睛不时专注地看着他。
沙滩尽头是高耸的峭壁,两个人站在悬崖下,极目远眺。深蓝色海水里白色的浪,浅蓝色的天空中白色的云,似乎遥遥追赶着彼此,在海天交界处相逢。

伊野尾难得一见地安静了下来,面对着未知的海洋深处,睁开了总是半眯着的眼眸。中岛看着远方的潮水,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站在无人的寂静当中,仿佛被世界抛弃,又仿佛抛弃了世界。目之所及,只有深深浅浅的蓝色,和站在身边的那个人。
过了许久,伊野尾轻轻问道:“如果给你选择的权利,裕翔想成为什么呢?”
中岛愣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自己从未思考过的问题。
“我啊……想做一只鸟呢。终生漂泊,有时在天上飞翔,有时在海面休息,即使孤独也不会寂寞。好羡慕啊,这样毫无羁绊,没有顾虑的生命。”伊野尾平静地说着,不自觉地握紧了手指。
中岛扭头看着这个总是活力四射的人,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控制住了自己。他下意识地觉得伊野尾此刻的心情并不轻松,但却不知道要如何宽慰。一时之间,中岛感到了压抑。
伊野尾静静站在原地,寄居蟹哒哒哒地路过他纹丝不动的脚背。
过了一会儿,他喉头滚动了两下,恢复了平日里轻松的神情。“走啦,我们回去吧。不好让他们等太久。”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转身。

一只手用力拉住了他。
“关于刚才的问题。”

伊野尾扭头回望,对上了中岛抿紧的嘴角。
“我想成为人类。想成为你的朋友。”

评论(11)
热度(21)

© 大森林里的小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