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百合乱磕,关注需谨慎ϵ( 'Θ' )϶

看完con后,夜奔镰仓。这里是我难以舍弃的结,不去看看,如鲠在喉。
如果说通过电视,对日本已经认识了五成的话,那么通过电影,对镰仓有八成的熟稔吧。
灌篮高手粉丝的镰仓印象是镰仓高校和江之电。
我的镰仓印象大概就是起起伏伏的坂道,叮当作响的老式电车,颇有西洋风格的镰仓车站,还有海边的夕阳残照。
我挚爱的导演花费一生拍尽了这里,长眠在这里。

用低机位长镜头描画的人间悲喜,用不动声色的剧情谱写几个世代的冲突,用一个家庭的生活解释一个国家的困惑。这样有着豆腐一样温和触感的电影风格,背后站着的却是个相当执拗又自我的人。
小津最喜欢跟合得来的人一起写剧本。所谓合得来,就是一起闭关旅馆、喝酒宿醉,第二天中午起来讨论某个情节、根据这个情节将整个故事铺陈开。找演员时,因着合眼缘的人手中常有有其他剧本,他不忍让演员分神,也不忍降低格调,只有慢慢寻觅慢慢等。坚持着自己的想法,所以产出的片子数量也相当低,虽然每每获奖,票房却无甚起色。百年逸才、天马行空形容他应当不为过,标志性的低机位竟然是因为懒得整理满地摄像机电线,索性只拍上方。但,这种近乎丧心病狂的做派,也只有他做的出来,亦多亏得公司愿意纵容、朋友愿意帮衬。友人对他说,你只管拍想拍的,为公司赚钱的片子我会去做。想到这里,我总是喉咙发梗。

为他殉影的原小姐,我更不知道如何描述。她似乎是一切,又似乎什么都不是。低调,平凡,却是影史里浓墨重彩的一笔。她是今敏的千年女优,是黑泽明、成濑、小津的完美女主角,是日本影迷永远的贞女。
抛下如日中天的事业,隐居净明寺,小津安息的円觉寺几里的地方。终身一人,半个多世纪的深居简出,婉拒所有媒体和影迷,直到去世都是在两个月后才流出震惊世人的消息。或许是厌倦了没有知己的业界,或许是用自己的漫长余生作为祭奠。谁知道呢?大概墓前的红色玫瑰最清楚。

电影之外,不谈其他。一个人的人生之复杂、一个国家的历史之复杂,我认为绝大多数人是不配置喙的。发挥才智,则锋芒毕露;坚持己见,则多方掣肘。总之,人世难居。索性,他们终于比肩走完了这一里红尘,又再继续走下去。万般皆虚妄,只有黑白的电影胶带和夕阳下的无字空碑,记着那些事。

评论
热度(1)

© 大森林里的小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