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百合乱磕,关注需谨慎ϵ( 'Θ' )϶

17/12/22

刚刚知道 初中数学老师的孩子学了圆号
自己组了小乐团 准备给白血病患儿募捐
想起来前年春天去学校找他
他认真的问我 学音乐是不是很开心 让宝宝弹钢琴合不合适

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十多年前 他首次任教时认识了我们的缘故
毕业后每年回去找他 他总怀念着当年的样子
如果又教了音乐班会兴致勃勃的告诉我
可能在他心里
音乐生就是像那时候的我们一样 辛苦又努力 单纯又快乐的存在

其实我始终认为 快不快乐跟学什么无关
只是因为音乐生大多内心自由 随时准备放飞自我
聚在一起就更放浪形骸一些
全班传阅耽美杂志什么的 初一就打出“爱情不分年龄不分性别”的标语
女孩子坐在男朋友的单车后面 羞涩地接受年级主任的调侃
即使是老师输了赌约后也得在教室里做俯卧撑
朋友在废弃的60年代的礼堂里用半坏的钢琴教我弹月光
一起坐邮轮去韩国游学
一起骑车去刚刚动工的鸟巢探险
一起去听音乐会
一起去陪住院的老师聊天
起早贪黑 披星戴月 身上总扛着沉重的乐器箱 当然是很辛苦
穿着校服 骑着单车 当然很土气

原来
我们创造的回忆不仅仅是我们的回忆
原来
有人会因为我们的存在而得到不同的人生
似乎在这一瞬间
内心突然柔软起来

评论(2)
热度(3)

© 大森林里的小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